首页 > 会议与发言
中国裁军大使吴海涛在第67届联大一委一般性辩论中的发言
2012/10/12

  主席先生,

  首先,我谨代表中国代表团祝贺阁下当选本届联大一委主席。相信以你丰富的外交经验和智慧,你一定能引导本次会议取得成功。中国代表团愿与你和各国代表团充分合作。

  主席先生,

  当前,国际形势正在经历重大而深刻的变化。国家之间的相互联系、相互依存更加紧密,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共同愿望。与此同时,地区动荡和热点问题此起彼伏,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相互交织,国际安全形势更趋复杂。

  国际社会应树立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坚持同舟共济、合作共赢,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争端,携手营造和谐稳定的国际和地区安全环境。

  主席先生,

  军控、裁军与防扩散为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发挥着重要作用。各国应以合作的胸怀、创新的精神和负责任的态度,继续推进军控、裁军与防扩散进程。

  首先,应切实减少核威胁,稳步推进核裁军进程,坚持通过政治外交手段解决防扩散问题。

  核武器国家应明确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并谈判缔结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条约。核武器国家还应明确承诺无条件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并就此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文书。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应进一步大幅削减其核武器。条件成熟时,其他核武器国家也应加入多边核裁军进程。《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应早日生效,裁谈会应尽快启动“禁止生产核武器用裂变材料条约”谈判。

  核裁军应遵循维护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和各国安全不受减损的原则,有关国家应放弃发展破坏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的导弹防御系统。

  核不扩散是实现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必要条件。应营造合作与信任的国际安全环境,尊重彼此安全利益和合法权利,摒弃双重标准,坚持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地区核问题。

  建立无核武器区是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的重要步骤。中方欢迎五核国与东盟国家就《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议定书问题谈判取得进展,欢迎五核国与蒙古就蒙古无核武器地位发表政治声明。我们呼吁各方积极参与2012年中东无核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国际大会,努力推动会议取得实质成果。

  中方欢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九审一筹顺利召开。各方应以落实八审会最后文件为契机,全面、平衡推进条约的宗旨和目标。中国严格履行条约义务,积极参加五核国为履行条约所做的努力。中方牵头的五核国核定义和核术语问题工作组首次专家会于9月底在北京召开。这有助于加强五核国在核领域的相互理解和交流。

  第二,应严格履行现有国际法律文书,积极稳妥推进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领域军控进程。

  《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生效15年来,在消除化学武器威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希望禁化武组织和各缔约国继续将化武裁军作为优先要务,同步平衡推进工业核查、国际合作和化武防护等其他重点领域的工作。

  中国是化学武器受害国。日本遗弃化学武器对中国人民生命财产和环境安全造成严重威胁,中方对日遗化武销毁进度严重滞后深表关切和不满,敦促日方切实履行遗弃国的责任和义务,尽早完成销毁工作。

  《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执行情况总体良好,七审会确立了新一轮会间会进程。各缔约国应根据本国国情继续完善国家履约措施和机制,不断提高公约建立信任措施机制的普遍性,加强对生物科技发展的跟踪与评估,切实促进和平利用生物技术的国际合作。

  第三,应积极开展预防性外交,防止信息空间和外空成为新的战场。

  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推动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同时,信息空间的安全威胁已成为国际社会的挑战。当前重要的是通过制订信息安全领域的国际规则,推动各国合作应对信息空间的共同威胁,确保信息技术仅用于社会和经济发展,并与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目标一致。

  中国与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向第66届联大提交了“信息安全国际行为准则”草案。为加深各方对“准则”草案的认识,我们将在本届联大一委期间举行非正式磋商,欢迎各方积极参与。

  外空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外空军备竞赛是国际社会面临的现实安全挑战。2008年,中国与俄罗斯联合向裁谈会提交了“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我们希望裁谈会以上述条约草案为基础,尽早谈判制订法律文书,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

  外空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并行不悖,相辅相成。中方支持并积极参与联合国“外空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政府专家组工作,期待专家组取得实质性成果。

  第四,应高度重视军控领域的人道主义关切,积极推进常规军控进程。

  达成一项切实可行、为各方普遍接受的“武器贸易条约”,有助于解决常规武器非法贸易引发的地区冲突和人道主义关切。中方愿继续在联合国框架下,就此与各方保持沟通。不久前,联合国轻小武器《行动纲领》二审会成功达成成果文件,各国应以此为契机,推进打击轻小武器非法贸易的国际努力。

  在处理地雷等常规武器军控问题上,既应充分考虑各国正当军事安全需要,也应切实解决人道主义关切。中国政府一直积极致力于开展国际人道主义扫雷合作,帮助有关国家摆脱雷患困扰,迄今已向近40个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扫雷和集束弹药受害者援助。

  第五,应坚定维护多边裁军机制的权威,努力重振裁谈会工作。

  裁谈会曾达成多项构成多边军控、裁军与防扩散体系的支柱性条约。裁谈会拥有最具代表性的成员国,拥有充分维护成员国利益的议事规则,拥有丰富的谈判经验和专业的谈判队伍。裁谈会作为唯一多边裁军谈判机构的地位不可替代。

  当前的裁谈会僵局源于政治因素。各方应积极在裁谈会内通过平等磋商,争取找到各方均可接受的方案。同时应努力在裁谈会外采取积极举措,相互照顾彼此关切,营造有利于谈判的氛围。

  抛弃裁谈会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另起炉灶,将一些核心议题包括“禁产条约”谈判移出裁谈会,不能确保所有的主要国家参加谈判,无法实现条约在核裁军和防扩散方面的目标,也无益于整个国际军控和裁军进程的健康、有序发展。

  中方一贯支持裁谈会在达成全面和平衡的工作计划基础上,尽早启动“禁产条约”谈判,同时就防止外空军备竞赛、无核国家安全保证、核裁军等其他核心议题开展实质性工作。希望国际社会在这方面凝聚共识。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