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中国裁军大使王群接受美国《今日军控》杂志采访
2011/06/16

(刊载于美国《今日军控》杂志6月刊)

  问:您在今年裁谈会3月17日全会上曾发言指出,“裁谈会当前僵局首先源于政治因素。裁谈会工作是国际安全形势发展演变的‘晴雨表’”。从中方视角来看,导致一些国家不愿就裁谈会工作计划中有关“禁产条约”及其他重要议题开展实质性工作的政治、安全原因有哪些?

  答:裁谈会当前僵局确实首先是政治和安全因素造成的。这一点,我在此就不重复,因为只要看一看裁谈会相关会议记录就一目了然了。有关国家讲得已非常透彻,为什么启动“禁产条约”谈判会对其政治、安全方面造成困难。值得注意的是,裁谈会过去12年的僵局,是因为不同国家出于不同的政治、安全考虑,在不同时期,不愿意裁谈会启动“禁产条约”谈判所致。

  国家或大或小,主张也不一,但他们的合理关切对裁谈会而言是同样重要的,并会对裁谈会产生相应影响。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他们的关切都应得到妥善解决。

  问:一些国家认为,为了避免某一个裁谈会成员国利用程序问题阻挡有关谈判的启动,“协商一致”原则应只适用实质性问题,不适用程序性问题。请问中方在此问题上持何立场?作为裁谈会轮值主席,您是否认为需要修改有关议事规则,以使裁谈会成为联合国裁军机制一个有效组成部分并更有效率?

  答:在中方看来,要打破裁谈会僵局,首先须厘清造成当前僵局的症结所在。确实,有人因憎恨“协商一致”原则而不喜欢裁谈会。但有意思的是,有人恰恰是因为“协商一致”原则才喜欢裁谈会。如果裁谈会本身就有内在缺陷的话,那么为什么在同样的机制内和同样的议事规则之下,裁谈会却能谈判达成《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全面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WC)、《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等条约?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作为裁谈会轮值主席,如果有成员国希望修改议事规则,我对此持开放态度,也很乐意倾听任何相关看法和建议,以使裁谈会成为联合国裁军机制有效组成部分并更加高效。这是成员国的权利,同时,裁谈会现行议事规则对其应如何修改也作了明确规定。

  问:中方采取了哪些步骤来劝说巴基斯坦同意启动“禁产条约”谈判?其他国家应采取哪些举措解决巴方在“禁产条约”谈判问题上表达的关切,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答:就中方而言,中方支持裁谈会尽早启动“禁产条约”谈判。在裁谈会内启动上述谈判,符合各方的利益。为此,中方一直在努力做有关各方工作,包括巴基斯坦。我们认为,如果要达成有意义的“禁产条约”,所有具备裂变材料生产能力的国家都必须参加相关谈判。

  巴基斯坦确实对“禁产条约”问题有关切。这应当妥善处理。如果出于担心巴方会阻挡裁谈会的工作而动辄对其施压,不仅不可取,还会产生反作用。更糟糕的是,越是担心,越是施压,客观上,也会使这种担心最终真的成为可能。

  因此,我们应重视和平等对待各国正当安全关切和主张,努力创造共赢局面,实现各国共同安全。同时,需要强调的是,要打破裁谈会僵局,有关当事国之间的对话也十分关键。

  问:您认为应如何推动裁谈会打破当前僵局,并启动“禁产条约”谈判?具体方案是什么?

  答:裁谈会的僵局首先源于政治因素,所以需要通过不断凝聚政治意愿和智慧、同时采取正确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才能解决。我们应善于在细微之处努力寻找和发现正在形成中的有助于达成共识的好苗头,特别要注重实效和目标。

  目前,尽管裁谈会僵局主要是因各方在裁谈会工作计划有关“禁产条约”问题工作授权是“谈判”还是“讨论”方面有分歧,在如何界定这二者的性质上争不休。但另一方面,我们不应由于上述争论,而看不到已有的重要共识。需看到的是,迄今为止,裁谈会内没有任何一方对在一个全面、平衡的工作计划基础上启动实质性工作持异议。这自然也包括在1995年“香农报告”基础上就“禁产条约”问题开展工作。事实上,所有各方,特别是今年以来,都以认真、建设性态度参加了包括有关“禁产条约”问题在内的各项裁谈会工作。

  有人认为上述共识微不足道,但我认为不应当轻视;而裁谈会工作计划中有关“禁产条约”的工作授权到底是“谈判”还是“讨论”,这一问题不管多么重要,也不应当过分强调。毕竟,裁谈会工作不是语言学问题,我们不应拘泥于措辞本身。一个不言自明的事实是,只要最终能达成条约,回过头来看,相关过程只能是“谈判”;相反,即使现在同意启动“谈判”,到时候达成条约却遥遥无期,这一过程也很难称之为“谈判”。

  因此,要搞清楚我们到底要什么。是“谈判”这一措辞本身,还是“禁产条约”?如果各方真心希望达成上述条约,就应该以裁谈会1864号文件(CD/1864)为基础,认真思考上面的问题。

  问:裁谈会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唯一的多边裁军谈判机构,同时,裁军领域还存在着其他一些论坛。如果裁谈会不能在攸关各国利益的禁止生产核武器用裂变材料、外空、无核国家安全保证等问题上开展实质性工作,裁谈会如何维持其独特地位?如果裁谈会仍陷僵局,有没有其他办法或者论坛可能使这些问题取得进展?一些国家就“禁产条约”问题,比如相关的“定义”和“核查”问题,发起了非正式的专家讨论。中国对这些讨论怎么看?中国在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答:裁谈会是个好的多边裁军谈判机构。确实,裁谈会自1998年来没能达成新条约,但其功过不宜局限一时一事,而应从历史角度来看待。

  目前,确实有些国家想“另起炉灶”,主张到裁谈会外谈判“禁产条约”。如果“另起炉灶”的目的是要达成“禁产条约”,那么首先就要搞清楚“禁产条约”的目的又是什么。如果没有主要的具备裂变材料生产能力国家的参与,即使在裁谈会外达成了“禁产条约”,又有什么意义?在此情况下,又怎么能真正实现防止核材料扩散的目标?

  我想,要“另起炉灶”并不难,但难的是新的或其他机制是否能真正起到裁谈会的作用和效果。裁谈会不同于封闭性的裁军与防扩散机制,它的成员包括了不同地区和集团成员,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包括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承认的五个核武器国家,以及所有拥有核武器或一定核能力的国家。这一点值得我们深思。

  关于你提到的有关“禁产条约”的 “非正式专家讨论”,我想,这种讨论本身不能说没有益处。但这样的讨论如能在裁谈会内,特别是在所有有关国家都参与的情况下进行,无疑会更有意义。

  中方主张在裁谈会内通过“好的谈判”达成“好的条约”。“好的谈判”,就是根据裁谈会议事规则,由所有具备裂变材料生产能力的国家都参加的公开、透明的政府间谈判。“好的条约”,就是各方均可接受并普遍参加的“禁产条约”。

  问:中国多次表示支持谈判“禁产条约”这个重要防扩散法律文书。还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已经停止核武器用裂变材料生产。然而,中国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承认的五个核武器国家中唯一还没有正式宣布暂停生产核武器用裂变材料的国家。你能否澄清,中国是否还在生产核武器用裂变材料?如果没有,中国在什么情况下会考虑和美、俄、英、法那样宣布“暂停产”?

  答:很高兴你是从支持“禁产条约”作为重要的防扩散机制这个角度来看待“暂停产”问题的。中方不赞成“暂停产”。原因很简单,一是“暂停产”本身会有损国际社会启动裁谈会“禁产条约”谈判的努力。二是“暂停产”本身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也无法核查。此外,在“暂停产”概念下,到底指的是停产哪些裂变材料,也不清楚。因此,我认为国际社会的努力方向应聚焦如何启动裁谈会“禁产条约”谈判问题。这才是当务之急。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