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裁谈会应担当起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历史重任
—— 李松大使在裁谈会关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发言
2019/06/14

  主席先生,各位同事:

  中国代表团感谢主席先生组织这次会议,引导各方围绕“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议题进行深入讨论。这次会议不仅有利于推进裁谈会实质性工作,也有利于各方进一步深化认识,拓展思路,共同探寻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出路和方向。

  自从人类进入外空,就致力于维护外空的和平与安宁。从1958年联大通过的《和平利用外空问题》决议,到1967年《外空条约》,特别是1978年第一届裁军特别联大《最后文件》和1981年“全面彻底裁军”联大决议,国际社会明确将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确立为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确保外空长治久安的最重要目标之一,其在全球安全治理领域中的地位不亚于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

  裁谈会从上世纪70年代起被赋予审议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议题的重要使命,并连续10年成立特委会开展工作。1981年至今,联大每年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强调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要求裁谈会就此谈判达成国际法律文书。由于有关条约谈判长期难以启动,一些国家提出,外空武器化业已难以避免,再谈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已经过时;与其花费精力谈判法律条约,不如更加关注外空安全问题,将国际努力重点放在制定外空行为规范、实行外空透明和建立信任措施等。这种观点非常危险。说到底,我们要防止外空像陆地、海洋和天空那样成为新的战场,而不是仅仅制定“外空交通规则”。否则,这些“交通规则”终有一天会成为外空作战守则。历史实践表明,任何一个领域的军控裁军都不可能仅仅通过透明和建立信任措施来完成。正如无核武器国家不会因为致力于加强核安全而放弃“无核武器世界”最终目标,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也不会因为加强外空安全而同意放弃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这是人类确保外空安全的“初心”,从而构成一种道义威慑力量。

  主席先生,

  当前,全球战略安全格局正在经历深刻调整,外空作为战略安全新疆域的特点更加突出。一个超级大国在主导外空战略驱动下,一方面长期抵制以防止外空竞赛为核心目标的外空军控条约,一方面明确把外空定位为作战疆域,大力推进外空军力建设,构建外空军事同盟体系,还计划将反导武器引入外空。特别是在有关国家企图摆脱双边核军控条约束缚,放手发展战略攻防力量的新形势下,由于外空武器的战略意义,以及有关国家军备发展规划之间的重要关联性,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的现实威胁更显得迫在眉睫。

  中国长期致力于推动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多边进程,与俄罗斯等国一道,就推动裁谈会启动外空法律文书谈判做出不懈努力。中俄2014年向裁谈会提交更新版的“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PPWT)草案,迄今仍是唯一可供作为谈判基础的文本。中俄草案立足于国际政治安全和外空技术发展现实,提出国际社会现阶段以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形式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的可行途径,即:禁止在外空部署武器、禁止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核查问题留待今后以附加议定书的形式解决,透明和建立信任措施可作为履约补充自愿实施。我愿重申,这是一项开放的条约文本,我们无意将其强加于人;欢迎各方围绕其内容进行深入探讨,加以完善。这有利于裁谈会就谈判外空领域新的国际法律文书进行实质性准备。

  今年联合国“防止外空军备竞赛”政府专家组的工作,也是各方在外空军控领域做出的重要努力。专家组会议期间,各方就法律文书要素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参加这项工作的中国同事告诉我,这可以说是数十年来外空军控讨论最深入、实质的讨论。尽管由于一国独家阻挡,专家组未能通过提交联大的实质性报告,但许多国家认为,这个功亏一篑的专家组工作,仍应得到充分肯定,是裁谈会继续推动国际法律文书谈判相关工作的重要基础。让我们对专家组主席Patriota大使和各位成员的工作表示高度赞赏。

  主席先生,

  不久前,在联合国裁研所举办的2019年外空安全研讨会上,各方围绕外空安全相关问题再次进行广泛、深入的沟通,许多与会人士强调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现实意义和紧迫性。坦率地说,在一个主要大国愈发无视多边机制和国际条约的价值和意义,同时执意推行其进攻性外空军事战略的大背景下,中俄PPWT草案成为一项正式国际条约的前景并不乐观。但悲观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越是在国际安全环境恶化的艰难时刻,我们越应不忘初心,脚踏实地,推动裁谈会担当起历史重任,通过裁谈会成员国的共同努力和国际道义的力量,牵制个别国家的外空霸权冲动,坚定不移地致力于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在此,中国代表团愿对裁谈会下步工作提出几点建议:

  首先,继续将谈判达成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的国际法律文书作为裁谈会就外空议题开展工作的明确目标。裁谈会作为唯一权威性多边裁军谈判机构,对此当仁不让,义不容辞,作用无可替代。

  第二,在外空条约谈判正式启动之前,裁谈会可在各成员国围绕外空议题作出的既有贡献基础上,充分利用联合国政府专家组工作成果,就外空国际法律文书的范围、义务、核查、定义及透明措施等问题开展广泛技术性讨论,为未来启动条约谈判进行充分准备。

  第三,裁谈会有必要进一步开放,加强与裁审会、外空委,以及联大一委、四委等机构的联系,同时还要重视与外空业界和学术机构沟通,通过定期邀请有关各方到裁谈会发言等方式,扩大视野,深化认识,为裁谈会外空议题的实质性工作注入新的活力。

  各位同事,裁谈会的重任,就是我们的使命。让我们共同努力,使“星球大战”远离人类面临的安全现实,永远成为好莱坞的科幻题材。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