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李松大使在日内瓦外空安全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9/05/28

  尊敬的联合国裁研所主任达万博士,

  尊敬的战略研究基金会主任帕斯科博士,

  各位同事,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我谨对召开本次会议表示祝贺,向主办方和其他捐助方表示感谢,对参会官员和专家表示欢迎。这是我就任中国裁军大使以来,首次参加该研讨会,很高兴与在座各位就外空安全这一重要问题深入探讨。

  中国政府从2005年起为研讨会提供资助。作为一名曾长期从事外空军控工作的外交官,我欣慰地看到,经过十多年的发展,这一研讨会已成为外空安全领域最重要的会议之一,为各国、各界代表从不同角度探讨外空问题搭建了良好平合。在当前外空安全问题日益突出的背景下,此次研讨会意义更加重大。

  各位同事,

  裁谈会审议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议题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授权来自1978年第一届裁军特别联大《最后文件》以及1981年“全面彻底裁军”联大决议。而国际社会关于防止外空成为冲突疆城的理念形成得则更早。1958年,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的第二年,联合国“和平利用外空问题”决议就提出,希避免“当前国家敌对状态”延伸至外空。这表明国际社会在外空时代伊始,就已未雨绸缪,致力于防止外空像陆地、海洋、天空等疆域那样成为新的战场。

  三十多年来,裁谈会就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议题开展了大量工作,并于1985年至1994年连续10年成立特委会,就该议题所涉各方面问题深入讨论。2008年,中俄在各国多年讨论基础上,向裁谈会正式提交“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PPWT)草案,并于2014年做出更新,得到绝大多数国家支持。但遗憾的是,由于少数国家的反对,裁谈会始终未能就条约草案开展实质性工作。

  考虑到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重要性和紧迫性,2017年中国和俄罗斯等30余国向联大提交决议,建议成立政府专家组讨论法律文书要素问题。近期结束的专家组会上,各方经过艰苦努力,形成了平衡、客观的报告草案,本可以成为协商一致基础。但令人失望的是,由于一个国家的阻挡,专家组未能通过报告。巴西大使作为专家组主席,稍后还会详细介绍专家组工作情况。在此,我要对他的专业精神和付出的重大努力表示赞赏。尽管结局不完满,但过程同样重要。此次专家组是数十年来外空军控讨论最深入、实质的一次,为裁谈会继续推动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国际法律文书谈判莫定了重要基础。

  各位同事,

  当前,全球战略安全格局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深刻调整,外空作为战略安全新疆域的特点更加突出。通过我多年的观察,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绝不是“狼来了”的空喊,外空武器化的现实威胁已迫在眉睫。外空军控已经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紧迫任务。多年来,包括裁谈会在内的国际社会围绕外空军控做了大量努力,取得了很多共识。但令人遗憾的是,外空军控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为继续推动裁谈会在该问题上发挥引领作用,我们有必要厘清几个根本性问题。

  第一,外空是否面临军备竞赛和武器化威胁?

  有观点认为,外空尚不存在军备竞赛和武器化威胁。但客观现实是怎样呢?近年来,一个超级大国在主导外空战略驱动下,明确把外空定位为作战疆域,大力推进外空军力建设,构建外空军事同盟体系,还计划将反导武器引入外空。一些国家也纷纷跟进大力发展外空军力。外空军备竞赛和武器化的风险日益趋近现实。如果我们面对此种现实,仍然坚持认为不存在威胁,那只能是“选择性失明”或没有政治意愿了。因此,我们必须面对现实,防患于未然,增强外空军控的紧迫感,避免走核武器先发展、再裁减的老路。

  第二,现有法律文书是否足以防止外空军备竞赛?

  这个问题是近期结束的联合国政府专家组讨论的重点之一。一些国家认为现有国际法律文书足以防止外空军备竞赛。但绝大多数国家认为,现有外空相关国际法律文书,包括1963年《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1967年《外空条约》、1979年《月球协定》等虽然在确保外空和平性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并不禁止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进入外空,也不能防止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在维护外空安全方面存在漏洞。客观地看,最近的一份外空国际法律文书达成距今已有40年,外空领域也没有专门的军控法律文书。这与该疆域与日俱增的战略安全地位、日新月异的技术发展以及外空武器化的新趋势相比,确实非常滞后,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改变这一状况。

  第三,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是否足以取代法律文书谈

  判?

  当前关于外空安全全球治理的争论,似乎正在演变为法律文书和透明措施间的道路之争。中方大力推动法律文书谈判,但并不反对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事实上,中方一直是联合国有关进程的倡导者和推动者。我们认为,透明措施作为增信释疑、防范冲突的手段,对维护外空安全、实现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目标具有积极作用。法律文书和透明措施应并行不悖,相互促进、互为补充。但我们反对片面强调透明措施、否认法律文书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中国有句古话,叫“法者,治之端也”。没有法律文书为基础,透明措施以其自愿性和灵活性,难以从根本上维护外空和平。历史实践表明,没有任何一个领域的军控裁军,可以通过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来完成。

  各位同事,

  外空与核、导等战略能力密切相关,是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的重要组成部分。防止外空军备竞赛与其他三个核议题并列为裁谈会四大核心议题,国际社会应予以同等重视。裁谈会作为多边军控与裁军领域最具权威性和专业性的机制,理应担起应有的责任,在推动防止外空军备竞赛方面发挥作用。为此,我愿对裁谈会下步工作提出几点初步建议。

  首先,要进一步明确谈判外空军控法律文书的目标。联合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每年均通过决议,强调防止外空军备竟赛法律文书谈判是裁谈会的优先任务。从今年2月联合国政府专家组开放式会议情况看,这一点仍是广大国际社会的共同呼声。裁谈会作为唯一多边裁军谈判机构,应义不容辞担负起国际社会赋予的责任,早日启动条约谈判进程,努力争取尽快达成条约,以填补外空军控法律文书空白。

  第二,在达成全面平衡工作计划启动谈判之前,可以就法律文书要素展开技术性讨论。此次政府专家组虽未能协商一致通过报告,但各方就未来外空军控条约的要素进行了广泛讨论,提出了一系列需继续研讨的技术问题,如天对天、天对地、地对天的攻击技术、军民两用技术,以及定义、核查等大量问题。裁谈会下步应充分利用此次政府专家组工作成果,就法律文书的范围、义务、核查、定义及透明措施等问题举行技术讨论,为未来启动条约谈判奠定基础。

  第三,加强与联合国有关外空问题多边机制的联系。外空技术两用性突出,随着外空应用深入发展,外空军事意义上的安全( security)与和平利用意义上的安全( safety)界限日趋模糊。近年来,裁审会、外空委,以及联大一委、四委等机构根据各自职责,就外空安全问题开展了大量工作,各平台间跨界融合的趋势日益明显。在此背景下,裁谈会有必要进一步开放,强化与联合国各机构的联系,同时还要重视与外空业界和学术机构沟通,通过定期邀请这些机构到会发言等方式,扩大视野,深化认识,为裁谈会外空议题工作注入活力。

  各位同事,

  去年裁谈会成立附属机构,就所有核心议题展开讨论并达成报告,这不仅是对裁谈会工作方法的创新,也有助于推进实质性工作。今年裁谈会虽未能再次成立附属机构,但并不意味着不能开展实质讨论。希望裁谈会轮值主席合理安排接下来的时间,结合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议题最新进展,积极进取、开拓思路,争取在去年基础上,推动外空军控进程取得新进展,为维护外空和平与安全做出积极贡献!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