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中国裁军大使李松在裁谈会关于“核透明”问题的发言
2019/05/22

主席先生:

  今天你主持会议讨论的题目是“透明”问题,我也愿在此和大家分享中国代表团的看法。今天的讨论仍应在裁谈会相关议题下进行。

  “军备透明”作为军控和裁军领域的重要理念,在冷战结束后被联合国大会认可并加以推广。当时的历史背景是,以北约和华约两大集团军事对峙为基本特征的国际安全环境从根本上得到缓和,广大联合国会员国热切希望超级大国摒弃冷战思维,采取切实措施增进战略互信,推动双边核裁军,促进国际和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

  透明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增进信任、避免误判、缓解紧张的一种手段。由于各国国情、政策、实力千差万别,显然不存在放之四海皆准的“透明”标准和要求。透明是否有助于增进各国安全?什么样的透明才真正有助于增进安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视角、体会和主张。各国具备足够的互信基础,尊重彼此的安全关切,致力于共同安全,是实现透明的必要前提。没有这个前提,无视这个前提,透明就是虚伪的、毫无意义的透明,就会成为恃强凌弱的工具。

  主席先生,

  透明从来都不会在真空中孤立存在,与国际安全环境和各国安全政策密切相关。当前,国际安全环境出现冷战结束以来又一次重大变化,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单边主义和霸凌行径成为霸权主义新的表现形式。冷战思维回归,成为个别大国国家安全战略和相关政策的根本遵循。这个国家把本国绝对战略优势和安全利益凌驾于国际诚信与规则之上,不断破坏和退出国际条约和机制,强化自身战略攻防力量建设,加剧紧张局势,挑起军备竞赛,破坏战略稳定。裁谈会在这样的环境下讨论透明问题,好像会场外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极具讽刺意味。

  当今国际安全环境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不安全感的蔓延,特别是美国总是在强调,其他国家使其感到不安全。这个现象很奇怪。我衷心希望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和有识之士能够换一个角度看待本国所处的安全环境问题。你把多少国家视为敌手,你就是在为自己制造几个敌人,尽管有关国家很可能无意与你为敌。这令人想起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珂德,全副武装、跃跃欲试地要与风车作战。基于这种心态制定的国家安全战略,其本身就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潜在威胁。

  主席先生,

  上周,我在这里全面介绍了中国的核战略以及在核军控等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我之所以这样做,是由于一个时期以来,美国反复指责中国正当合理的国防建设,宣称要推动中国加入美俄军控协议。就在我发言的第二天,美国政府的高官再次公开表示,中国在核力量现代化规模等问题上缺乏透明,使美方对中方核力量发展的意图产生疑问。我不得不说,这是典型的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我愿借此机会声明,中国不是美国,中国也不会成为美国,中国奉行的不是美国的核战略及核政策。美国对中国的上述指责毫无根据,而是以其他国家为借口逃避自身所理应继续担负的国际责任。搞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的前提和基础根本不存在,中方绝不会参加。

  中方一贯认为,意图和政策的透明是最具现实意义的透明。中国的核战略与核政策在所有核武器国家之中是最为透明的。正如我在上周发言中所重点阐释的,中国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自卫防御的核战略;中国无条件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中国从来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战略意图,任何国家都不会受到中国核武器的威胁。

  主席先生,

  中方主张,核透明必须遵循“各国安全不受减损”这一重要原则,充分考虑各国面临的安全环境,由各国根据国情自愿实施。各国应充分考虑彼此在核战略和核力量方面的不同,接受在透明度和侧重点上存在差异。中方会继续本着上述原则,在核透明方面采取必要举措,包括积极推动并参与五核国围绕战略安全、各自核政策与核战略的对话,推动各方客观看待彼此战略意图,防止误解误判,增进战略互信,维护共同安全。当前国际安全形势下,五核国尤其有必要积极倡导以大国协调代替大国竞争,以合作共赢代替零和博弈,为促进世界和平与稳定作出应有贡献。希望有关国家与中方相向而行。

  在前不久举行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十次审议大会第三次筹备会上,中国再次提交履约国家报告,其中全面介绍了中方对包括核透明在内的相关政策、主张和具体举措。该报告以及我上周、本周在裁谈会发言的全文,都会在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团网站上发布。欢迎各方查阅了解。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