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中国裁军大使李松在裁谈会非正式会议上关于核战略与核军控等问题的发言
2019/05/15

  (2019年5月14日,日内瓦)

  主席先生:

  根据成员国的意见,你将今天关于“核威慑”的讨论安排成非正式会议,中国代表团对此表示肯定。因为“核威慑”并非裁谈会的正式议题。在你3月26日主持的裁谈会全会上,我就在发言中明确表示,美方以裁谈会轮值主席身份组织各方围绕美方提出的“为核裁军创造环境”问题展开专题讨论,这一讨论本应在裁谈会议程中的“核裁军”项下进行。我愿强调,今天在这里讨论“核威慑”问题,也理应在裁谈会“核裁军”或“防止核战争”议题下进行。中国代表团愿本着这样的认识,介绍中方有关立场和主张。

  建立在首先使用核武器基础上的核威慑政策,其本身就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最大威胁之一。将核威慑矛头指向无核武器国家,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突出体现。核武器与核威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相伴而生,人类社会从此被核战争阴霾笼罩,冷战期间尤甚。冷战结束后,国际安全环境大为缓和,但冷战思维的幽灵不散,至今仍是个别大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基因。有关国家奉行单边主义,渲染大国竞争和地缘博弈,谋求绝对军事优势,不断恶化国际安全环境。全球战略稳定受到新的冲击,基于长期国际共识的核裁军进程严重受挫,包括裁谈会广大成员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对此深感忧虑。

  美国前总统里根在冷战后期有一句名言:“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今年以来,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内的许多国家和人士都在引用这句话。这绝非偶然,体现了国际社会的呼声。诚然,这句冷战期间出自美国总统之口的名言,在35年后的今天,理应继续成为国际社会特别是核武器国家的共同信念和郑重承诺。

  主席先生,

  中国坚定奉行自卫防御的核战略,以保证国家免受外来核攻击为基本使命。中国核战略之所以在核武器国家中独树一帜,是因为中国发展核武器是在极为特殊的冷战时期被迫作出的历史性选择,旨在应对核威胁、打破核垄断、防止核战争。中国发展核武器从来不是为了威胁别国。在中国拥有核武器的第一天起就明确承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并承诺无条件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

  基于上述防御性核战略,中国确定了与之相应的核武器作用、核武器使用、核力量规模、核武器戒备状态和核军控等政策。基于上述防御性核战略,中国发展核力量一直非常克制,始终维持在维护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从不与其他核武器国家比投入、比数量、比规模。中国不参加任何形式的核军备竞赛,不为别国提供核保护伞,不在别国部署核武器。中国的核武器都是战略性的,在核武器使用方面采取极端谨慎的态度。中国的核政策是高度负责的。拥有核武器几十年来,无论是在冷战时期面临核威胁与核讹诈的时候,还是冷战后国际安全环境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中国始终恪守“不首先使用”和“无核安保”承诺,不附加任何条件,今后也不会改变。

  主席先生,

  核战争没有最后的胜利者,只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甚至是毁灭性的灾难。中国主张,核武器国家应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观念,放弃以先发制人为核心的核威慑政策,遏制核军备竞赛冲动,降低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政策中的作用。核武器国家之间相互承诺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必将大大降低核武器威胁、减少核战争危险。正基于此,中国早在1994年1月就向其他四个核武器国家提交了“互不首先使用核武条约”草案,并积极谋求与其他核武器国家在双边或多边基础上承诺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与此同时,核武器国家应向无核武器国家提供无条件的“不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安全保证。这对进一步降低核武器威胁、减少核战争风险、防止核武器扩散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

  核武器国家还有必要共同维护国际和地区的战略平衡与稳定。一是倡导共同安全,明确战略稳定目标;二是持续增进互信,筑牢战略稳定根基;三是信守规则,维护战略稳定框架;四是沟通交流,凝聚战略稳定共识。

  刚才有人在发言中提到,中国不愿参加关于战略稳定的对话,这不是事实。事实上,中国积极致力于推动五核国加强核战略与核政策对话。这是五核国北京会议达成的最重要共识之一。2月初,我在裁谈会全会上向大家详细通报了北京会议的情况。在这次会议上,中方作为五核国合作机制协调员,积极推动各方客观看待彼此战略意图,尊重彼此安全关切,妥善管控分歧,防止战略误判引发意外和危机,避免大国竞争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中方主张,五核国应从战略力量、政策取向、战略互信等角度,循序渐进地讨论战略稳定内涵和要素,逐渐凝聚共识,扩大利益汇合点。

  主席先生,

  核武器应最终被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裁军须遵循“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和“各国安全不受减损”等原则,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加以推进。关于今天有人在发言中提到的所谓“中国加入美俄核裁军进程”问题,中国外长和外交部发言人近日已做出明确表态。中国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中国的国防投入合理适度,核力量始终维持在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与美俄相比不在一个数量级,情况完全不同。中国反对任何国家在军控问题上拿中国说事,无意也没有必要加入美俄两国的核裁军谈判。

  刚才大家都听到俄罗斯代表的长篇发言,这再次表明美国与俄罗斯继续通过协商解决分歧的必要性。我们鼓励美俄保持认真对话与谈判,致力于保留《中导条约》,推动《进一步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延期。美俄作为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应按照国际社会长期共识,切实履行核裁军特殊、优先责任,继续以可核查、不可逆方式进一步大幅实质性削减核武库,为其他核武器国家加入多边核裁军进程创造条件和环境。

  就中方而言,中国将恪守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进程中关于履行条约“核裁军条款”(第六条)的承诺,继续本着负责任和建设性态度,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促进世界和平稳定,致力于“无核武器世界”这一远大目标。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