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中国新任裁军大使李松在裁谈会2019年一期会全会的发言
2019/01/21

  主席先生,

  我很荣幸以中国第11任裁军大使的身份在裁谈会作首次发言。首先,请允许我对你就任裁谈会主席表示祝贺,也感谢你和各位同事对我到任表达的欢迎。

  22年前,我曾经作为中国代表团一名年轻的成员,在这庄严的理事厅参加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谈判。当时,在冷战结束、两极格局终结的历史背景下,和平、发展、合作成为国际社会普遍呼声,全球化为各国发展带来重要机遇。这也为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国家共同推进国际军控、裁军和防扩散进程创造了重要条件。然而,我和各国同事们当初都不会想到,裁谈会此后长达20余年难以开展实质性工作。

  历史不会将此归咎于裁谈会本身,同时历史也见证了国际格局的深刻演变。20多年来,国际形势和大国关系都发生重要变化,人类社会日益成为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呼唤新的全球治理理念、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成为维护多边主义、应对全球挑战的重要力量。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所言,当今世界正是最需要多边主义的时刻。联合国会员国携起手来,共同致力于维护全球战略稳定,推进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加强防扩散国际机制的权威性和有效性,显得愈发重要和紧迫。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综合国力持续增长,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更加全面地参与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两年前,习近平主席莅临万国宫发表重要演讲,专门谈到日内瓦对中国参与国际多边事务的特殊记忆和情感。他强调,中国将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永不称霸,永不扩张,永不谋求势力范围。历史已经并将继续证明这一点。

  主席先生,

  多边军控、裁军和防扩散从来不是在真空中发展,裁谈会也不能在封闭的理事厅开展工作。裁谈会作为多边军控与裁军领域最具权威性和专业性的机制,亟须不忘初心、与时俱进,以更加开放包容的胸襟和更加灵活务实的姿态,结合当今国际政治安全现实,创造性地开展工作,焕发新的活力,肩负起新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为此,我和中国代表团愿以积极、建设性和专业性的态度支持各位轮值主席工作,与各国同事加强沟通协调,共同致力于“激活”裁谈会。作为一名“老兵”和“新人”,我有以下几点初步思考:

  首先,我们应向国际社会特别是联合国所有会员国进一步开放。裁谈会讨论的议题涉及国际社会所有成员的安全利益,各方都有理所当然的知情权和发言权。在国际社会大力倡导多边主义的今天,裁谈会有必要在扩员问题上作出新的政治决断,进一步增强其权威性和有效性。同时,裁谈会也可通过更加灵活的形式与联合国各会员国政府加强互动,集思广益,调动国际社会各方巩固、推动和参与多边军控、裁军和防扩散进程的积极性。

  第二,我们应向新议程和新议题开放。第一届裁军特别联大《最后文件》赋予裁谈会庄严使命,提出裁军领域的优先事项和措施,这是裁谈会的“初心”,我们不能忘、不能丢。我们要积极稳妥地推进裁谈会长期工作,包括坚持把裁谈会作为谈判“禁产条约”的唯一适当场所,推动谈判缔结无核安保和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国际法律文书。我们也有必要以更加宽广的视野审视维护战略平衡与稳定问题,使裁谈会围绕上述重大传统议题的工作与新的国际安全现实及其发展前景更有机地结合起来。与此同时,国际形势变化之快超出想象,特别是网络、人工智能等新兴科技发展给国际安全带来的巨大潜在风险和挑战仍在发酵,裁谈会在这些新领域探讨预防性军控外交思路和举措责无旁贷,迫在眉睫。

  第三,我们有必要以更具开放性的姿态改进裁谈会工作方法。谈判有约束力的国际法律文书是裁谈会的主业,这一职责和地位不容改变。然而,在各国安全诉求愈发多元、对优先谈判领域长期存在较大分歧的情况下,谈判法律文书不应成为裁谈会的唯一使命。在裁谈会就一些紧迫安全议题谈判探讨制定一些行为准则等,既有助于打破裁谈会僵局,也可使在座同仁在日内瓦的工作和生活更加忙碌而有意义。主意定了,办法不愁。如果各方同意开展多种形式的磋商和讨论,以及专家级交流,中国代表团愿积极支持和参加,并可邀请国内相关领域的优秀专家为裁谈会的讨论作出贡献。这些工作也是一种“预谈判”,可为未来启动相关领域的正式谈判打下扎实基础,创造有利条件。

  主席先生,

  中方支持裁谈会尽快达成全面平衡的工作计划。在各方积极努力下,去年裁谈会设立五个附属机构,就核心议题展开讨论,是裁谈会工作在正确方向上的积极进展。这一势头值得我们珍视、维护,并继续促进。我今天谈到的想法只是一些个人感悟,还不够成熟。我期待在未来的工作中与各位同事进一步深入探讨,共同推动裁谈会再创辉煌,推动国际军控、裁军和防扩散进程取得新进展,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促进多边主义与国际合作做出新贡献。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