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傅聪大使在裁谈会有关秘书长裁军议程的发言
2018/08/08

  主席先生,

  首先,我想对您就任主席表示祝贺,中国代表团将积极支持您的工作,推动裁谈会工作取得积极进展。我也想借此机会欢迎英国、智利和厄瓜多尔大使,我期待与他们进行良好合作。中方赞赏主席倡议裁谈会围绕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提出的裁军议程进行专题讨论。这有助于凝聚各方共识,为裁谈会工作注入新的动力,因而是十分必要和有益的。

  过去一个多世纪的历史表明,军控裁军与国际和平安全密切相关,相辅相成。国际安全形势的改善有助于推进军控裁军进程,军控领域取得进展也有利于促进国际和平与稳定。因此,推进裁军事业是成立联合国的重要“初心”之一,裁军问题在联合国宪章中占据十分重要地位。

  当前,国际安全形势复杂严峻,大国关系日趋紧张,地缘政治博弈加剧,地区冲突此起彼伏,传统安全与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非传统安全交织,科技发展给国际和平及战略稳定带来冲击,外空网络等领域规则缺失的问题突出,推进国际裁军进程的重要性更加突出。

  在上述背景下,秘书长提出裁军议程具有多方面积极意义。一是,在军控领域总体进展乏力背景下,秘书长裁军议程突出了裁军对世界和平和发展的重要意义,使裁军工作重回联合国工作的中心位置。二是,议程立足和平与发展,坚持以人为本理念,就相关领域和问题提出了一系列具体建议和倡议,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三是,议程结合国际安全形势发展变化,总结了军控领域的形势和任务、机遇与挑战,为裁谈会在内的裁军机制指明了努力方向。

  主席先生,

  秘书长裁军议程是一份系统全面的文件,值得各方进行认真深入的研究。由于议程涉及众多具体问题,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出面面俱到的评论。借此机会,我愿与各方分享以下一些初步的看法。

  一、关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实现无核世界目标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愿望,但核裁军问题十分复杂,难以一蹴而就。议程有关核裁军的行动计划,体现了循序渐进的指导思想,突出了消极安全保障、无核区建设、减少核风险等措施的重要性,值得肯定。裁谈会应借鉴生化裁军的历史经验,优先就消极安全保证开展工作,力争谈判达成国际法律文书,使之成为打破裁谈会僵局、推进核裁军进程的突破口。

  中方赞赏议程对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问题高度重视。在外空安全局势日趋严峻,特别是某大国大力推动建立外空部队的背景下,就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谈判缔结法律文书的任务刻不容缓。外空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对加强外空安全具有一定积极意义,但自愿性质的透明与信任措施有其局限性,不能取代外空法律机制。

  《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总体执行情况良好,但受科技发展、地区局势发展的影响,也面临一些新的问题和挑战。中方支持加强上述公约机制的权威性有效性,以客观、公正方式解决相关争议,切实防止生化恐怖主义等新威胁,促进生化科技的和平利用。

  二、关于常规裁军。中方赞赏秘书长裁军议程拯救生命的理念和提出的相关具体建议措施。中方高度重视常规军控进程,重视解决常规武器非法转让和滥用引发的人道主义关切,主张通过各国广泛参与、平等协商,推进常规军控取得进展,妥善解决人道主义关切。

  中方认为,解决常规武器引发的人道主义问题,应坚持标本兼治原则,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努力:一是坚持通过外交手段解决分歧,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不向动荡国家和地区以及非国家实体转让武器;二是平衡各国正当防卫需要与人道主义关切,充分考虑各国国情,对武器的生产、使用设定合理的人道主义标准;三是加强国际合作与援助,切实防范和减轻简易爆炸装置、地雷等战争遗留爆炸物和轻小武器非法贸易造成的人道主义问题;四是完善国内立法,加强对枪支与爆炸物监管,妥善应对科技发展在枪支和爆炸品制造、转让方面带来的风险,维护社会稳定和国际安全。

  三、关于科技发展。进入新世纪以来,网络、人工智能、生物等领域技术呈加速发展态势,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也给国际安全和裁军工作带来严重冲击,相关国际规则缺失问题突出。秘书长裁军议程以独立章节对科技发展问题进行专门论述,赋予其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常规裁军同等的重要性,展示了秘书长对裁军问题的深刻洞察力和对子孙后代负责的远见卓识。同时,议程也提出各国就新武器技术进行对话、根据联合国宪章宗旨负责任地进行科技创新、建立网络空间负责任行为规范、就防止网络冲突进行斡旋等建设性的倡议,值得充分肯定。

  中方一向主张加强预防性外交,切实防止高科技军备竞赛,维护国际和平与稳定。裁谈会可在深入评估科技发展影响基础上,就制定网络空间负责任行为准则、规范高新科技军事应用的指导原则等开展工作。此外,国际社会应认真考虑整合和完善现有的多边防扩散机制,建立各国普遍参与、涉及所有技术领域和非歧视性的防扩散出口控制机制,以加强防扩散的有效性,使科技发展最大程度造福全人类。

  四、裁军伙伴关系。裁军议程就加强裁军伙伴关系提出了多项建议,包括加强联合国裁军机制的整合协调、加强裁军咨询委员会作用、确保裁军机制资金支持、加强区域安全对话,加强裁军教育、加强妇女、学术机构等社会各界参与等。总的看,这些建议务实可行,值得充分肯定。

  中方认为,现有多边裁军机制是战后国际安全治理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加强其有效性和权威性。同时,我们也应与时俱进,就裁谈会扩员问题进行讨论,以充分反应国际共识、淡化地缘政治色彩,为裁谈会注入新的活力。鉴于许多裁军问题的跨领域属性日趋突出,应进一步加强联大相关委员会、联合国秘书处相关部门及其他国际组织之间的沟通协调。

  主席先生,

  作为古特雷斯秘书长的个人倡议,秘书长裁军议程对相关问题的看法与建议自然与各国立场不尽一致。但是,议程体现了秘书长本人对裁军工作的高度重视,也体现了国际社会对裁军事业的高度期许。国际社会应以此为契机,推动尽早召开第四届裁军特别联大,通过广泛深入讨论,凝聚国际共识,为新世纪裁军事业规划新蓝图。中方愿与国际社会一道,大力推进国际裁军进程,为构建和平、安全、繁荣的新世纪做出不懈努力。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