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傅聪大使有关裁谈会发展方向问题的发言
2017/02/22

  主席先生,

  作为唯一的多边裁军谈判机制,裁谈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国际安全形势日益复杂严峻的背景下,裁谈会的重要性不是在下降,而是在上升。但令人遗憾的是,裁谈会已经连续21年未开展实质性工作。如何打破这一僵局,重新激发裁谈会活力,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盼和责任。当前形势下,成立裁谈会发展方向工作组,对裁谈会工作进行全面深入评估和展望,对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把脉,探索打破僵局的突破口,是十分及时和必要的。

  在这方面,中方有一些初步的想法,愿与大家分享。

  一是求同存异,努力寻求共识。随着国际形势的演变,国际社会对相关问题的思考也在不断深化,主要核大国的军事战略也不可避免地孕育着新的变化。所有这些都将对裁谈会的工作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比如,在消极安全保障问题上,共识正在不断增加,就此进行深入讨论,甚至开展谈判的可能性正不断上升。在外空问题上,中俄提出的PPWT受到国际社会普遍支持,国际社会围绕欧盟ICOC倡议也进行了初步讨论,主要大国在外空TCBM问题上共识也在扩大。我们认为,各方在外空问题上的立场方法虽有差异,但都有就此开展工作的积极意愿。只要各方共同努力,取得进展并不是遥不可及。

  二是与时俱进,不断更新裁军议程。1978年第一届裁军特别联大确定的议程,是裁谈会开展工作的基础和指南。客观地说,40年前我们的前辈们确定的议题不仅全面平衡,也具有高度的前瞻性,因此裁谈会的传统议程至今仍未过时。但是,过去四十年国际形势的巨大变化和科技的飞速发展,是谁也无法预测的。因此,第一届裁军特别联大虽然指明了裁谈会工作的大方向,但不可能完全准确预测到今天所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因此,我们应该本着继承和创新的精神看待裁谈会的议程。所谓继承,是指要全面继承第一届裁军特别联大的精神,而不是机械地解读四十年前达成的文字,墨守陈规,裹足不前。所谓创新,不是要抛弃传统议题,而是充分发掘传统议题的潜力,不断赋予其符合时代特点的新内涵。比如,裁军与防扩散两者相辅相成,以往裁谈会达成的条约多数既是裁军也是防扩散条约。当前,国际防扩散领域存在很多问题,包括防扩散机制散乱、缺乏普遍性和包容性、双重标准泛滥、恐怖威胁突出等问题,对推进裁军进程产生严重制约。我们完全可以在综合裁军方案框架下,就建立适应新形势需要的国际防扩散治理机制开展工作。又比如,网络武器、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新型生化技术等,正对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产生重大冲击。相对于传统议题,这些新问题可能更加重要和紧迫,也更容易取得进展。如果我们能及时在新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框架下就这些新问题开展工作,开展预防性军控,不仅可以防患于未然,也有助于为解决老问题创造有利条件。

  三是应敞开胸怀,不断扩大裁谈会普遍性。众所周知,裁谈会成立于冷战时期,最初的成员构成是东西方两大阵营妥协的产物。上个世纪,裁谈会虽进行了数次扩员,但仍具有明显的冷战痕迹。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国际格局发生重大调整,国际关系民主化深入推进,全球安全治理方兴未艾,参与裁谈会工作成为多数国家的普遍期待。很显然,裁谈会当前的成员构成确实与国际政治和安全现实严重脱节。我们认为,允许所有联合国成员以正式成员身份参与裁谈会工作,不失为一个好的出路。这样做,有多方面的好处:一是有利于淡化地缘分歧,结束在扩员问题上久拖不决的现状;二是扩大民主,最大程度反映国际社会共识,使抛开裁谈会另起炉灶的做法变得没有必要;三是为裁谈会注入新的动力,可能不仅不会降低决策效率,反而有助于打破僵局、激发裁谈会活力。

  以上是中方的一些初步想法,希望以此抛砖引玉,为工作组工作注入一些正能量。下阶段,中方将继续积极参与相关讨论,在认真听取各方看法和建议的同时,进一步阐述中方的立场主张。我们愿与各方共同努力,推动工作组工作取得实质性成果。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