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傅聪大使有关网络安全问题的发言
2016/02/10

  主席先生,  

  自上世纪末以来,信息通信技术飞速发展,极大地促进了各国经济社会发展,丰富和改善了人们的生活,为全球发展和繁荣做出了革命性的贡献。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化两大历史潮流汇聚,使世界变成了“鸡犬相闻”的地球村,国际社会已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当前,信息技术仍在发展,应用的广度和深度也在不断提升,不仅推动网络经济蓬勃发展,也加速了工业4.0时代的到来。展望未来,信息技术仍将为提升人类福祉注入持续的动力。  

  但是,在为和平发展做出积极贡献的同时,信息技术也给我们带来诸多新的问题。网络安全已经成为全球治理和国际安全的新挑战。我们看到,网络恐怖主义和网络犯罪呈上升趋势,网络空间军备竞赛和冲突风险增大,全球互联网基础资源管理和分配不均的局面仍未扭转,各国网络安全环境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因素。  

  上述风险和威胁使网络空间规则缺失的问题更显突出。当前形势下,制定具有普遍性、权威性的网络空间国际规则的是一项紧迫的任务,也具备以下几方面有利条件。  

  首先,符合国际社会的期待。近几年来,国际安全局势深刻调整,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上升。网络空间事端频发,网络安全问题受到高度重视。网络空间规则缺失的风险日益显现,引发国际社会广泛担忧,制定网络空间国际规则的呼声日益高涨。    

  其次,已经具备扎实的基础。自上世纪末以来,互联网治理逐步开展,打击网络犯罪等领域务实合作不断加强。联合国多次成立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并取得积极成果。信息社会峰会、互联网治理论坛、乌镇峰会等机制蓬勃发展。各方对网络安全问题的理解日趋深入,共识不断扩大。  

  第三,主要大国有政治意愿。中俄等国于2011年向联大提交了“信息安全行为准则”,展示了中俄在制定国际规则方面的积极意愿。去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克里多次呼吁制定网络空间负责任的国家行为准则,美方17年首次参与联大信息安全决议共提。最近,Jim Himes等多名美国国会议员倡议达成一项日内瓦网络空间公约。  

  上述表明,各国在网络问题上的立场虽有差异,但都充分认识到确立网络空间行为规范的紧迫性。在国际社会普遍参与、平等协商的基础上,制订一项网络空间国际行为规范的时机已经成熟。中方认为,弥补网络空间规则缺失,应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首先,应致力于维护网络空间的和平属性。网络已经深度渗透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就像空气和水一样不可或缺。但是,网络空间和平稳定也面临网络犯罪、黑客攻击等多种威胁,网络空间的脆弱性也在不断增长。令人不安的是,一些国家正大力发展网络军事能力,甚至将网络武器投入使用。网络攻击不仅会危及网络系统,也会外溢至现实世界,造成金融、交通、医疗、能源等关键基础设施瘫痪,引发超出想象的巨大灾难。我们对网络的依赖与日俱增,已经使我们无法承受网络空间沦为新战场的风险和代价。当务之急,我们应在网络空间确立和平解决争端、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禁止攻击关键基础设施、防止网络军备竞赛等原则。明确包括联合国宪章在内的国际法在网络空间适用,有利于维护网络空间和平与稳定。但是,网络空间有其自身特点,一些具体的国际法规则能否及如何在网络空间适用,还有待研究。在对网络武器的属性缺乏共识的情况下,仓促认定武装冲突法适用网络空间,是不可取的。  

  其次,应该坚定维护网络主权原则。网络主权原则已经为联合国信息安政府专家组协商一致通过的报告所确认。确立网络主权原则,目的是为了消除法律真空,防止网络成为法外之地。网络主权主要是对网络基础设施的和网络内容进行管理。打击黑客攻击、儿童色情和网络恐怖主义等,都是网络主权的体现。这些事,各国都在做,只是做法有所不同。因此,网络主权原则本身是无可争议的,但在如何落实方面还存在不少误区。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应该注意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要正确看待信息自由流动。确立网络主权原则,目的是确保网络空间安全、有序,而不是要阻碍信息自由流动。事实上,信息自由流动从来不是绝对的,在安全和公共利益面临威胁时,对信息流动进行适当管控是各国普遍做法。我们应该辩证看待,而不是将两者对立起来。二是要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利用网络在他国制造社会动荡、颠覆政权的做法,会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对谁都没有好处。三是要相互尊重。各国国情不同,在法律、宗教、种族、文化方面有不同禁忌,各国应相互尊重,避免强加于人。  

  第三,反对一切形式的网络黑客和犯罪行为。网络犯罪具有跨国性、匿名性和溯源难等特点,加强合作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向。这方面,国际社会已经开展广泛合作,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仍存在不少问题。随着网络技术的持续发展和网络经济规模的扩大,网络犯罪可能会以超越我们想象的速度增长。为应对网络犯罪带来的严峻挑战,我们应该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首先,国际社会要统一认识,达成反对一切形式黑客攻击的共识,不应区分是为了政治目的还是经济目的。其次,要加强对话交流,制定各国普遍接受的打击网络犯罪国际规范,解决管辖权争议和法律差异等方面问题。第三,要完善国际治理机制,加强信息共享、溯源追查等方面的执法合作。  

  第四,加强国际合作,打击网络恐怖主义。当前,恐怖主义呈全球蔓延之势,是国际和平安全的最大威胁。网络已经成为恐怖极端势力招募、融资、获取武器和传播恐怖信息的重要平台。打击网络恐怖主义已成为反恐斗争的重中之重。这方面,要妥善处理几方面的关系。一是要平衡把握安全与言论自由的关系。言论自由从来不是绝对的,言论自由度与安全利益应是动态平衡关系。在和平时期,言论自由度自然可以宽松些。在反恐战争的特殊时期,理应对网络言论进行适度管控,遏制恐怖极端信息泛滥势头。二是各国政府之间的关系。面对恐怖主义这样的人类公敌,国际社会应该同仇敌忾,避免双重标准。联合国应在网络反恐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三是要理顺政府和企业的关系。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政府和企业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政府应完善立法,厘清政府和企业责任,为加强政企协调合作提供机制保障,避免企业承担过重的财务负担和法律风险。企业也应充分履行其法律义务和社会责任,积极主动作为,不给恐怖势力任何可以利用的灰色地带,而不是以技术中立为由无所作为。  

  第五,应建立共有、共建、共管的互联网治理体系。网络空间已经成为全人类的共同家园,维护网络安全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在全球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背景下,网络空间国际治理应该遵循平等参与、民主决策的原则。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应重点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首先,要扭转全球互联网基础资源管理和分配不均的局面,持续推进ICANN全球化进程。这既是国际治理的内在要求,也有利于减少过于集中带来的系统脆弱风险。其次,要建立合理有效的多利益攸关方治理模式。应加强顶层设计,在普遍参与基础上推进多边机制建设。同时,应理顺政府、企业等主要利益攸关方关系,平衡各方的权利与义务,充分发挥各方的积极性。第三,持续加强能力建设。网络空间“木桶效应”十分突出,任何一国一域存在的缺陷或疏失,都可能使全球努力事倍功半。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发展就是最大的安全,也是解决安全问题的总钥匙。我们须以全球视野看待“数字鸿沟”问题,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网络安全领域能力建设,大力鼓励共投共建共享,促进互联互通,使各国普遍共享数字经济红利。  

  主席先生,  

  中方始终是网络安全的坚定维护者,是网络空间秩序构建的倡导者和贡献者。2014年以来,中国已两次在乌镇举办世界互联网年度大会,为凝聚国际共识、提升国际合作发挥做出了积极贡献。20151216日,习近平主席亲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全面阐述了中国政府在网络安全及互联网治理问题上的立场。多年来,中国也一直积极支持和参与联合国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为专家组工作持续取得进展做出了贡献。中方对即将成立的联合国新一届信息安全专家组抱有很高期待。我们希望,本届专家组以制定国际行为规范为工作重点,在弥合各方分歧、扩大共识方面取得新的进展。在本届专家组之后,国际社会应在广泛参与基础上,就制订一项网络空间国际规范开展实质性讨论或谈判。这项工作可以在裁谈会进行,也可以在联大框架下成立开放式工作组,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