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代表团新闻
陈旭大使接受《环球时报》专访
2020/03/06

  3月5日,《环球时报》记者就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选举、人权及疫情相关议题专访了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陈旭大使。他表示,疫情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向相关国家伸出援助之手是中国的责任。在谈到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选举结果时,他表示,中国积极参与国际事务的愿望有目共睹。而对于外界关注的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年内访问新疆的话题,他直言,访华事宜应由联合国人权高专同中方充分沟通,各方应为此创造充分信任的空间,以免访问在外部干扰和压力之下进行。

  谈WIPO总干事选举:不能简单归结为“失望”或“挫败”

  环球时报:王彬颖女士未能当选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对此您有心理预期吗?

  陈旭:首先我们祝贺新加坡候选人邓鸿森先生当选,同时我也要感谢那些给了我们支持的协调委员会成员国。谈到预期,其实很多国际媒体也做了很多的评估。尤其是美国的一些杂志、报纸和高官,去年年底以来就开始连篇累牍地指责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政策和实践。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都曾发表很激烈的指责,选前几天,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媒体发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再次对中国横加指责。美国动员了很多的力量千方百计阻拦我们的候选人胜出,所以透过这些迹象,我们对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是有预期的。

  环球时报:可能会有部分西方媒体认为这是中国的“挫败”,您怎么看?

  陈旭:选举结果揭晓后,我刚出会场,就有好多记者围上来问“你认为这对中国是不是一个挫败?”,或者“中国代表团是不是感到非常失望?”我认为结果不能简单归结为“失望”或者“挫败”。我们参与竞选本身就显示出中国愿意以更加积极的姿态为多边合作做出更大的贡献,这反映出了中国建设性的意愿。这次未能当选也不等于我们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合作“画上了句号”,相反,我认为这是一个新的起点。作为一个产权和创新大国,中国会继续以积极的、建设性的姿态加强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合作,共同推进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事业的发展,我们有这方面的愿望和信心。

  环球时报:在这次选举过程中,我们收获了什么经验?

  陈旭:从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到现在,将近50年。我们对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体系经历了一个再认识的过程。记得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对整个多边体系、联合国没有那么积极的、建设性的姿态,我们对多边事务的参与和改革开放进程是相辅相承的。我相信,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不断提升,在“为人民谋幸福、为世界谋发展”的宗旨下,我们对国际事务的参与会越来越积极,越来越实在。而且这种参与不仅仅是政治、经济领域,各个专业领域的参与都需要进一步提升。

  谈人权:巴切莱特访华不应在西方国家的压力之下进行

  环球时报:近年反华势力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对华无端攻击呈现什么趋势?我们做了哪些应对工作?

  陈旭:这些无端攻击近几年可以说是起起伏伏,从来就没有消停过,只是表现手法有所不同。我们的奋斗目标很简单,就是想让中国老百姓太太平平过更好的日子,但是总有一些人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希望中国发展壮大,我们对此不能掉以轻心。

  我们在人权理事会的工作基本上是几个方面:第一是要推动互利共赢的国际合作,我们的立场是一以贯之的。第二是有力反击无理攻击。大家也注意到,某些西方国家每次都会搞一些联合的反华行动,比如给人权理事会主席或人权高专发所谓的“联名信”,或在人权理事会搞“共同发言”,对中国人权政策和实践进行无端指责,对此我们必须予以有力还击,以正视听。第三,我们会积极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很多其他国别议题的审议。你们可能注意到了,人权高专在议题二的开场讲话里面就提到了30多个国家,西方国家会针对发展中国家搞很多决议。我们一直反对拿人权做幌子来干涉别国的内政,反对把人权当成政治工具,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会跟其他发展中国家一起来捍卫我们共同的利益。

  我们一直是本着一种公开、开放、建设性的姿态,随时准备进行有实质意义的对话。我们并不是对人权问题“过敏”。我对欧洲人、对美国人也是多次强调这一点。我们愿意以平等相待、相互尊重的方式,进行富有成效的对话。但是我们坚决反对拿人权作为一种工具,来点名羞辱、公开施压。

  环球时报:西方国家经常针对中国递交“联名信”或者所谓的“共同发言”,对此,您对联合国人权特别报告员有哪些建议?

  陈旭:怎样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沿着一个健康、稳定的轨道正常运行,是我们与很多国家共同关心的话题。联合国任命了很多特别报告员,我认为人权理事会的运行应当按照行为准则来行事,而不是靠听一些“小道消息”来决定政策方向,特别报告员应当更加重视会员国提供的权威真实的信息。其实不光是中国,还有很多其他国家,包括一些欧洲国家也认识到某些特别报告员的所作所为是有问题的。我们会经常以不同方式来提醒他们更加重视会员国的意见。我觉得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们会关注下一步的情况,如果他们还是这样的一意孤行,我们还会考虑进一步的行动。

  环球时报:关于中国人权领域的真实情况,驻日内瓦代表团是怎样跟一些抱有偏见的国家沟通的?

  陈旭:我在很多场合接触过很多国家的外交官,应当说国际上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共识在逐渐加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国的人权事业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否则你很难想象中国的 GDP在改革开放40年后就到了世界第二,你很难想象一个人权得不到保障的地方,人民的创造力和生产力会得到如此大的激发。但总有一些国家抱有偏见,从骨子里不认可我们的制度,总是从意识形态或地缘政治角度评价我们的所作所为,无论我们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都要受到指责。我觉得这不是一种健康的心态,我们也坚决不能接受。

  各方意见看法不同,是正常现象。每次人权理事会都会有交锋,同时我们也是保持正常交流的,可以随时打电话,可以随时约见面,我到他那去,或者他到我这里来都可以。我们会本着建设性的态度跟对方开诚布公、心平气和地交换意见,毕竟外交官是要解决问题的。我们也会告诉对方,如果你要搞对抗,那就奉陪到底。大家也看到每年某些西方国家总是会在人权议题上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指手画脚,搞“麦克风式外交”,把分歧公开化,这种情况下我们肯定是要坚决反击的。

  环球时报:驻日内瓦代表团日前表示欢迎人权高专巴切莱特今年访问中国新疆,目前沟通进展如何?

  陈旭:中国去年就邀请巴切莱特访华,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成行。其实联合国人权高专访华也不是第一次,前任人权高专也曾多次到过中国,我们跟巴切莱特的团队正在就具体事宜密切沟通。

  去年一些西方国家也在推动人权高专访华,他们在所谓“共同发言”、“联名信”中都有这些内容。我们也跟这些国家表明了态度,人权高专有她的职责,有自己独立的研判,具体怎么安排应该跟中方多沟通,否则的话访问就不能算是人权高专自己的访问。如果是在某些西方国家的压力之下进行的访问,我们也不能接受。所以要给人权高专创造一个充分信任的空间来跟中方商讨这件事。当然现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也增添了一些复杂的因素,但我们已经做好了随时接待她来访问的准备。我们正在共同努力,朝着年内访问的目标努力。

  谈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环球时报:我们注意到,虽然欧洲疫情防控局势紧张,但万国宫里几乎没人戴口罩,您来参会有没有感到紧张?万国宫里参会人士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医疗基础薄弱的发展中国家,这样的情况是否存在把疫情扩散到那些国家的风险?

  陈旭:目前大家倒没有太过紧张。戴不戴口罩的问题,瑞士这边一方面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专业性的建议,再就是根据联邦政府的一些法律法规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是疫情发展到现在,大家也开始高度重视这个问题。我们也注意到,虽然感染人数增长很快,瑞士的措施还是比较务实的,它没有关闭学校、关闭边界,而是更多强调每一个人都切实高度重视个人的防护,比如多洗手、多采取一些个人的防护措施。联合国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减少会议规模、取消边会、会场放置消毒洗手液等,在会场里大家相处还是比较自如,跟平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区别。不过大家话题中疫情比重显然在增大,在一起疫情话题肯定是必谈的。

  不过,对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很多地方来说,当地医疗体系很薄弱,如果万一在那些地方发生大规模传播的话,很难想象怎么去应对,所以对此有担忧是正常的。

  环球时报:我们关注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一些边会被取消了,这样的安排之前在日内瓦常见吗?

  陈旭:我来这里工作后还没遇到过。不过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联合国会采取这样的做法。比如“9·11”的时候,我当时恰好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当天人就开始疏散,后来很多活动都有限制。

  当然联合国还有过一些受其他因素影响而采取的限制措施,比如说“缺钱”。联合国的经费很紧张,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最大会费国”美国拖欠会费。所以经常会出现电梯停掉、为省电准时下班这样一种捉襟见肘的情况,带来很多不便。当然这是题外话,是不同性质的问题,但总而言之拖欠会费不是有助于加强多边合作的做法。

  环球时报:跟其他国家的使节交流,他们对中国疫情防控工作怎么评价?

  陈旭:异口同声的赞扬,无论是非洲的、拉美的还是欧洲的国家,甚至包括美国在内,传递给我的信息里有两条是普遍性的:首先表示团结和支持,然后赞赏中国强有力的防控措施,不但让疫情在中国得到有效的控制,而且给世界上其他国家防控疫情创造出有利的条件,争取了时间。

  一些国际媒体也在关心中国除了把自己的事情做得非常好,那么有没有考虑也帮助那些医疗体系薄弱的国家?我们确实有考虑,我们不但要管好自己的事情,而且还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随时随地伸出援助之手,事实上我们已经做了一些事情,比如给伊朗、非洲提供了一些防护用品和试剂,这是我们应尽的责任,除了传统的友好以外,还是出于一个共同的认知:疫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