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代表团业务 > 人权人道 > 会议与发言
傅聪大使在人权理事会第31次会议议题四国别人权议题一般性辩论中的发言
2016/03/15

  主席先生,

  《联合国宪章》确立了各国主权平等、尊重各国领土完整、政治独立以及不干涉内政等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并经联大和人权理事会相关决议反复重申。人权理事会理应根据《宪章》确立的宗旨和原则开展工作,有关行动应以“促成国际合作”为指导,然而许多西方国家在理事会公然将人权问题政治化,通过点名羞辱、策划国别决议,将人权服务于其地缘政治需要。这些国家一面指责、攻击发展中国家的人权状况,一面实施单边制裁,甚至不经联合国授权即对别国动武。由于外部武装干涉,发展中国家的和平、稳定、族群和谐被破坏,生存和发展基础被打破,贫困、暴力极端主义加剧,并为恐怖势力的蔓延提供温床。历史和现实警示我们,没有主权和发展,就没有人权可言。

  当前,全球特别是欧洲正在面临二战以来最为严重的难民危机。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发生的战乱冲突致使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其中许多人以及他们的至亲丧命于逃难的途中。难民逃至一贯标榜人权、人道的发达国家后,又面临日趋严重的歧视、排外行为,部分国家甚至野蛮地滥用武力或不公正待遇。事实证明,当前的人道主义灾难是西方国家以人权、人道为幌子推行新干涉主义所一手造成的。令人遗憾的是,他们既不肯承认自己的责任,还要大肆指责受害国侵犯人权。这是不可接受的。

  主席先生,

  10年前,联合国会员国决定以人权理事会代替人权委员会,希望以相互尊重、平等对话、务实合作来代替人权委员会政治化、对抗性、选择性、双重标准的做法。然而,10年时间不到,人权理事会已经重新充斥着人权会的政治化做法和对抗性气氛。西方国家滥用理事会议题,放肆地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无理攻击和指责,个别国家甚至将理事会作为其国内选举捞取政治资本的工具。如果理事会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难免会重蹈人权委员会覆辙。国际社会对此应该有所警惕。

  主席先生,

  国家负有促进和保护人权的首要责任。人权的确具有普遍性,但各国和各地区历史、文化和宗教背景不同,在如何促进和保护人权问题上并无统一模式可循。我们呼吁有关国家放弃傲慢与偏见,平等相待,相互尊重,尊重人权发展模式多样性,坚持公正、客观、全面评价一国人权状况,通过建设性对话与合作妥善处理人权领域的分歧。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