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代表团业务 > 裁军军控 > 会议与发言
王群大使在联大一委关于外空问题的发言
2011/10/17

主席先生:

  人类和平利用外空已近60年,载人航天也走过了50年的历程。中国不久前成功发射了“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标志着中国载人航天事业迈向新的阶段,也体现了中国致力于推进和平开发和利用外空,维护和平与造福人类的崇高目标。

  外空作为全球公共空间,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外空的持久和平与世界各国的安全、发展和繁荣密切相关。与此同时,随着人类对外空依赖日益加深,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的风险不断上升,外空安全的不确定因素也在同步增加。确保外空的和平利用、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符合各国共同利益,也是各国肩负的共同责任。

  令人欣慰的是,在外空安全挑战日益迫近的同时,国际社会反对外空武器化、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共识也在不断扩大。历届联大均以高票通过 “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决议,要求裁谈会谈判缔结相关国际法律文书。

  主席先生,

  中国政府一直坚决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积极致力于维护外空和平与安全。中国是联大“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决议共提国,并积极在裁谈会推动决议的落实。

  中国与俄罗斯联邦于2008年联合向裁谈会提交了“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2009年,针对有关评论与问题,中俄向裁谈会提交工作文件,进一步诠释上述条约草案。我们希望裁谈会早日以上述条约草案为基础启动实质性工作,愿与各方探讨解决包括核查在内一系列问题的有效途径,共同充实和完善这一草案。

  主席先生,

  中方重视外空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TCBM),对有关倡议和讨论持开放态度。我们认为,适当、可行的TCBM措施对增进互信、减少误判、规范外空活动、维护外空安全具有积极意义,是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法律文书的有益补充。

  同时,推进外空TCBM进程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可以并行不悖。中方认为,一方面,应通过广泛参与和公开平等的国际讨论,在协商一致基础上达成外空TCBM有关安排。另一方面,TCBM是自愿性质,对各国并无法律约束力,不能取代谈判具有国际法律性质的外空条约。

  在此方面,俄罗斯、欧盟等各方多年来做出了不懈努力和有益尝试。去年联大通过的“外空TCBM”决议,决定明年成立联合国政府专家组,这将为有关讨论提供一个权威的平台。中方愿在未来专家组工作中,与各方一道,全面、深入地探讨外空TCBM相关问题与倡议。

  中方注意到欧盟在制订有关“外空活动行为准则”方面的努力。同时,我们认为,“准则”应集中处理和平利用外空问题,不应冲淡裁谈会关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讨论。我们希望欧方妥善解决各方关切,以有助于达成一项为各方普遍接受的国际准则。

  主席先生,

  和平、发展、合作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为了外空的永久和平与安宁,国际社会应尽早谈判制订一项新的、旨在防止外空武器化的国际法律文书。中方愿与有关各方携手努力,共同为维护外空和平与安全做出贡献。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