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代表团业务 > 裁军军控 > 会议与发言
中国代表团团长傅聪大使在日内瓦外空安全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5/08/24
 

联合国裁研所主任贾莫·萨若瓦先生、

各位同事,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我衷心祝贺本次研讨会顺利召开,预祝本次会议取得圆满成功。

  多年来,日内瓦外空安全研讨会为广泛深入探讨外空安全提供了重要平台,在提升国际社会对外空安全重要性的认知、促进各国在外空安全领域的了解、凝聚共识方面发挥了特殊而积极的作用。中国政府未来将继续对研讨会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过去60多年,外空的探索利用给人类社会发展带来了巨大推动力。外层空间已成为人类生活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空间系统在通讯、导航、气象、遥感等许多重要领域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对外空的依赖与日俱增。但与此同时,随着外空应用深入发展,外空安全与发展面临的挑战同步上升,外空安全问题已成为攸关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战略问题。

  我们探讨外空安全问题,首先必须清楚认识外空面临的威胁是什么。这个问题要分两个层次来认识。一方面,必须要看到,随着外空技术的普及和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进入外空,空间环境恶化、空间拥堵和空间碎片问题给外空发展带来的威胁呈上升趋势。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外空战略地位凸显,以控制外空为目标的空间战略不断演进成熟,外空武器化趋势明显增强,一些天基武器平台已达到部署和实战水平,对外空安全和国际战略格局影响日益显现。

  上述两方面都是外空安全面临的挑战,但性质却有所不同。空间环境和碎片问题与人类探索和开发外空活动相生相伴,是外空发展层面问题,属于“成长的烦恼”,各国在应对这方面问题上存在共同利益,也有着良好意愿。外空武器化则是外空大国谋求外空军事优势带来的危害,对外空安全的威胁更为根本和致命。这是讨论外空安全挑战时首先需要厘清的问题。

  外空武器化趋势不断发展是外空安全面临的最大挑战。一旦在外空爆发武装冲突,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不仅各国的空间资产将受到严重损害,而且近地轨道空间这一特殊区域将遭到根本性,甚至是永久破坏。所谓“在外空可以进行低烈度、可控、不产生碎片”式武装对抗的观点尤为危险。即使仅仅从理论角度保留外空武器化的选项,其危害也是巨大的,这种理念本身将严重破坏各国在外空的安全互信,甚至会增大相互误判的机率。

  此次研讨会的主题是巩固外空安全的基础,议题涵盖了近年来主要的外空安全倡议。借此机会,我愿就当前主要的外空安全进程简要谈一下中方的看法。

  第一,中俄外空条约草案是最具共识、最为成熟的外空安全规则制定基础。

  许多国家指出,外空重要性日益上升,但外空规则制定领域却几十年无任何进展。事实上,中俄一直与有关国家一道,在这方面作出不懈努力。中俄外空条约草案的提出历经数年,在裁谈会召开多次非正式会议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并最大限度在草案中予以体现,体现了多边讨论的开放、包容、透明精神。目前的条约草案不仅反映了中国和俄罗斯的看法,更体现了所有支持防止外空武器化国家的立场和主张,得到国际社会最为广泛的支持。

  一些国家对条约草案的一些具体问题提出了质疑,认为条约不禁止地基反卫星武器。这种理解其实是不全面、不准确的。条约通过禁止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事实上可以防止从任何方向对外空物体使用武力的企图,不管是来自空中、海洋还是地面。

  我想强调的是,中俄外空条约草案是开放的。我们希望裁谈会能尽早就此展开谈判或讨论,也希望各方提出具体的案文修改建议。

  第二,外空透明和建立信任措施有助于增进政治互信,可以成为外空军控法律文书的重要补充。

  中国一贯重视外空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积极参与了裁谈会和联合国有关工作。中方是联大“外空透明与建立信任措施”传统决议的主提国,积极参与了联合国政府专家组工作,就各国可能采取的透明建立信任措施提出了许多建设性建议。我们认为,适当、可行的透明和建立信任措施对增加互信、减少误判、规范外空活动具有积极意义,可以成为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进程的有益补充,甚至可以构成未来外空条约核查的基础。

  需要强调的是,各国外空能力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对透明和建立信任措施有着不同的承受能力和关切,只有通过平等、公开的多边讨论,充分考虑各国发展差异,才能确保这些措施得到顺利、有效落实。

  第三,要谈判一个有效的、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国际外空行为准则”,必须获得联合国的授权,在联合国框架下以协商一致方式达成。

  欧盟近期在纽约举行的准则“谈判”显示,绝大多数国家对准则的程序和实质性问题有着十分明确的主张。要求准则谈判必须首先由联合国决议的授权,必须在联合国框架下进行,必须以协商一致的方式达成。准则作为不具法律约束力的自愿性文书,应集中处理和平利用外空问题,涉及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行使自卫权等对抗性外空军事活动层面问题,应在裁谈会关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议题下讨论。值得注意的是,多数国家都认为,以不具法律约束力的自愿性文书确立“自卫权”例外条款,可能被任意解读和滥用,成为空间强国使用武力的借口,可能引发外空军备竞赛,将违背准则致力于维护外空安全的初衷,要求准则删除“自卫权”有关条款。

  中方认为,上述意见和建议,体现了各国对准则制定高度重视和负责任的态度。准则提议方应认真对待国际社会呼声,在联合国框架下,举行平等、开放、透明的真正多边谈判,认真听取和采纳各方意见,平衡照顾各方关切,以确保未来准则的代表性和有效性,使其真正发挥在维护外空活动安全方面的作用。

  各位同事,

  人类社会对外空的高度依赖决定了,我们无法承受外空像陆、海、空等其他空间一样被武器化的后果。中方将始终坚持和平利用外空,一如既往地坚决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并为此做出不懈努力。我们期待着与各方一道,共同推进外空军控多边进程。

  谢谢!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