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代表团业务 > 裁军军控 > 会议与发言
傅聪大使在裁谈会非正式会议关于“禁产条约”问题的发言
2015/08/11
 

  主席先生,  

  首先,感谢比奥蒂诺大使的介绍。我们赞赏比奥蒂诺大使作为今年裁谈会“禁产条约”议题非正式会议协调员作出的努力,期待其向裁谈会提交的报告全面、客观地反映会议讨论情况。  

  7月初的非正式会议期间,中国代表团全面阐述了中方在“禁产条约”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借此机会,我想强调以下几点:  

  第一,达成一项非歧视性、多边、可国际有效核查的“禁产条约”,将使得全球用于制造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的易裂变材料数量不再增加。这有助于促进核裁军和防止核扩散,有助于实现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中方支持根据联大第48/75L号决议以及CD/1299号文件,在裁谈会尽早谈判达成这一条约。  

  第二,未来条约谈判应设立合理、可行的目标。条约的基本义务应包括:不为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生产、转让或获取易裂变材料,不将条约生效后为其他目的生产或获取的易裂变材料转用于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  

  条约定义、核查机制、生效条款等安排应服务于条约的目标。中方主张将易裂变材料定义为武器级铀和武器级钚。条约核查机制应遵循合理、有效、经济上可承受的原则,切实尊重各国主权、安全利益,降低核查措施的入侵性,保护缔约国为和平目的的正常活动。核查范围应集中于缔约国申报的铀浓缩厂进行的铀浓缩生产活动和后处理厂进行的后处理生产活动。  

  条约应建立自己独立的核查机构和核查机制,包括独立的决策机构,不简单套用其他条约或国际机构的核查或保障监督模式。同时,也宜充分借鉴和利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经验和技术支持。  

  条约生效条款的设置应确保条约普遍性,特别是确保所有拥有铀浓缩和后处理能力的国家都参加条约。  

  第三,中方注意到IPFM等研究机构以及一些国家就未来条约要素提出的建议,包括不久前法国提出的条约草案,以及巴基斯坦同事在前一阶段讨论中提出的工作文件。这些建议和文件都为裁谈会就“禁产条约”开展实质性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值得认真研究。  

  借此机会,我想就法方条约草案(CD/2020)作几点初步评论。中方赞同法方条约草案的目的和宗旨,即“条约缔约国自条约对其生效之日起,禁止生产用于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用易裂变材料”。这符合联大第48/75L号决议以及CD/1299号文件精神。我们赞同对易裂变材料以及易裂变材料生产设施,即铀浓缩和后处理设施进行科学定义,将条约核查活动集中于上述生产活动,以及核查措施应充分考虑防扩散、国家安全、技术、商业秘密等因素。我们也赞同未来条约设立缔约国大会、执行理事会和技术秘书处等独立的组织机构,以及争端解决程序。  

  另一方面,在易裂变材料和易裂变材料生产的具体定义、条约是否需要涉及条约生效前生产的易裂变材料透明和建立信任措施、生效条件是否仅限于“自愿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保障监督协定的国家批准”等问题上,中方立场与法方草案还有较大差距。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法方草案还缺少核查附件等重要内容。中方仍在对法方草案进行研究,愿在裁谈会后续讨论中与各方进一步交换看法,不断增进相互理解,缩小分歧,凝聚共识。  

  第四,中方欢迎联合国禁产条约问题政府专家组协商一致达成实质性报告,期待这一报告能够成为未来条约谈判的有益参考。专家组的讨论以及上述报告表明,各方在条约目标以及定义、核查等具体问题上还存在深刻的分歧。我们也注意到有关国家对专家组工作表达的关切。我们愿与各方在裁谈会深入讨论有关问题,探讨弥合分歧的可行途径。  

  中方始终认为,裁谈会是谈判“禁产条约”的唯一适当场所,希望各方以灵活、务实的方式推进裁谈会相关工作,为启动条约谈判创造良好条件,为谈判奠定良好基础。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