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代表团业务 > 裁军军控 > 会议与发言
傅聪大使在裁谈会全会的发言
2015/07/08
 

  主席先生,  

  首先,祝贺你担任裁谈会主席,中国代表团将全力支持你的工作。同时,感谢缅甸常驻代表Maung Wai大使在主席任期内做出的不懈努力。   

  借此机会,我也想向联合国裁军事务代理高级代表金垣洙(Kim Woo-soo)先生表示欢迎,并对穆勒先生(Michael Møller)正式担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总干事和裁谈会秘书长表示祝贺。希望你们一如既往继续为裁谈会工作提供大力支持。  

  我也对法国常驻裁谈会代表Simon-Michel大使即将离任表示惋惜,祝愿他在新的岗位上一切顺利。  

  主席先生,  

  今年裁谈会二期会即将结束。尽管会议迄未就工作计划达成一致,但各方根据活动时间表,围绕裁谈会核心议题开展了深入讨论,并以非正式工作组为平台,就工作计划问题坦诚交换了看法。这有助于各方增进对彼此立场的理解,不断凝聚共识,探讨打破裁谈会僵局的可行出路。  

  我们期待下一阶段裁谈会围绕各项议题的讨论同样深入、富有成效,也希望主席与工作计划非正式工作组共同主席Kairamo大使继续努力,与成员国进一步探讨制定各方均可接受的工作计划。  

  主席先生,  

  前一阶段,我在不同场合介绍了中方关于推进裁谈会工作的一些看法和思路,包括:推动裁谈会就网络安全等国际安全和军控领域新兴议题开展工作;就外空安全等问题谈判制订政治性文书;以及就裁谈会各项议题开展系统的实质性讨论,为未来启动谈判创造条件、做好准备。  

  我注意到一些同事的初步评论,真诚希望各方着眼于推进多边军控与裁军进程,重振裁谈会的大局,本着开放的态度看待这些建议并作出积极回应。  

  主席先生,  

  中方高度重视裁谈会的独特作用,我们对裁谈会长期陷于僵局深感关切。目前情况表明,裁谈会僵局的根源是不同国家对就裁谈会不同议题开展谈判缺乏政治意愿。我们需要正视这一现实。同时也应认识到,打破僵局、重振裁谈会需要各方显示灵活,而这同样需要政治意愿。  

  当前,国际形势发生深刻变化,安全威胁日趋复杂多元,地区热点问题和武装冲突此起彼伏,新技术发展催生新军事变革和新型军备竞赛。在此背景下,包括裁谈会在内的国际军控与裁军机制对于维护和增进世界和平与安全的作用不仅没有下降,而且更加重要。我们对裁谈会持续陷于僵局,一些完全可以由裁谈会处理的安全和军控议题的谈判在裁谈会外开展深感忧虑。  

  作为唯一多边裁军谈判机构,裁谈会有责任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尽快开展实质性工作。为此,裁谈会成员国不应拘泥于几十年不变的既定立场,固守成规,而应采取更为开放的态度,作出必要的政治决断,包括重新审议在裁谈会传统议题上的立场,积极探讨在裁谈会处理国际安全与军控领域出现的重大新兴议题,并以更加灵活的方式处理传统议题。任何国家都不应只是一味强推自己所关心的所谓重点议题,而一概拒绝来自其他方面的任何其他建议。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使裁谈会陷入更深的僵局,其在国际裁军与军控领域的作用也只能更加地被边缘化。  

  主席先生,  

  协商一致是裁谈会议事规则的核心。我们始终认为,这一原则是各方在多边军控谈判中维护本国安全利益的重要保障。裁谈会的历史表明,只要各方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协商一致的原则没有也不会构成达成多边军控条约的障碍。相反,这一原则有助于确保相关谈判的有序开展,有助于确保谈判成果的有效性和普遍性。协商一致原则应该适用于所有与安全和军控相关的法律或政治文书的谈判。  

  我们注意到,某些国家在其反对的议题上强调协商一致的原则,而为推动其他与己有利的议题,又会选择放弃这一原则。这种对协商一致原则的世俗态度(cynical approach)是不能接受的。  

  在这方面,一个最近的例子即是欧盟拟于近期在纽约召开的国际外空行为准则谈判会议。和不少国家一样,我们在此前多边磋商进程中,对准则谈判的场所、授权等程序性问题以及准则草案内容本身,包括自卫权例外问题提出了不少关切。遗憾的是,上述关切并未得到欧方充分重视。特别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根据欧方对纽约谈判会议的安排,放弃协商一致的原则将成为各方参加谈判会议的前提。我们认为,欧方这一作法不是开展具有诚意的谈判的表现(conduct negotiations in good faith)。我们期待欧方重视中方及其他国家的上述关切,修正上述作法,以利于其他国家与会。同时,我们也再次呼吁各方认真考虑将准则谈判纳入裁谈会框架的建议。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