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代表团业务 > 裁军军控 > 会议与发言
中国裁军大使吴海涛在裁谈会非正式全会上关于“禁产问题”的发言
2014/06/04

  协调员先生,

  祝贺你担任议题一、议题二关于“禁产条约”问题非正式会议的协调员。感谢你就非正式会议的具体议题提出的建议。

  协调员先生,

  鉴于今天下午主要是一般性交换意见,我想重点谈以下几点看法:

  第一,“禁产条约”是国际军控进程的一项重要议题。谈判缔结一项非歧视性、多边、可有效国际核查的条约,禁止生产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用易裂变材料,有助于促进核裁军和防止核武器扩散,有助于实现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最终目标。

  第二,核裁军、“禁产条约”、防止外空军备竞赛、无核安保作为裁谈会四大核心议题,对推进国际核裁军进程有重要意义。裁谈会成员国应充分重视和照顾彼此关切,妥善处理影响裁谈会工作的外部因素,在协商一致基础上达成全面、平衡的工作计划,全面推进裁谈会各项议题,为启动“禁产条约”谈判创造良好条件。

  第三,1995年,裁谈会协商一致通过了“香农报告”所载的“禁产条约”谈判授权。这一授权是各方艰苦谈判的结果,充分考虑了各方关切,也得到历届联大通过的“禁产条约”决议和2010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最后文件行动计划确认。为顺利启动“禁产条约”谈判,这一授权应得到坚持。

  第四,裁谈会成员国包括了所有对“禁产条约”有重要意义和影响的国家。只有在裁谈会谈判达成条约,才能真正实现核裁军和防扩散的目标。中方参加了联合国“禁产条约”政府专家组工作。按照联大相关决议授权,专家组工作不构成“谈判”或“预谈判”。一旦裁谈会达成工作计划,专家组工作应终止并提交裁谈会。

  第五,“禁产条约”涉及政治、军事、法律、技术各方面因素,谈判应遵循不损害各国安全利益、不损害各国和平利用核能权利、有利于促进各国经济发展的原则。对条约框架、定义、核查等要素的设计应从实际出发,确保未来条约合理、有效、经济上可承受。

  谢谢协调员先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